二蛋砸

救救emo

[Reylo]Redeem You

啊,啊,这篇,我哭到融化

Shizu:

万字以上一发完,又臭又长,毫无新意,夹带私货,又名:当我在看TLJ时我在看什么


 


凯洛伦知道他对女孩抱有何种感情,他并不羞愧于承认,但蕾伊会。


 


01


 


蕾伊曾在捡来的书里和人们的口口相传声中听说过原力,那是为天选之人拥有的神秘力量。纵然有过像想,但她知道那些远在光年外的事物对她来说不过传说。


 


直到遇到了芬恩,然后是韩,银河和银河之外,第一秩序,抵抗组织。她是贾库的拾荒孤女,这些东西一一降临在她眼前的时候除了偶尔的不真实和茫然之外,蕾伊其实并不感到害怕。她独自一人在沙坑里摸滚打爬这么多年,早已觉得没有什么挺不过去的坎。


 


02


 


只有原力。蕾伊想,她可能需要一个老师。


 


03


 


所以蕾伊捧着光剑,带着满腔的正义与使命感穿过浩瀚苍茫的星际到那个亿万光年之外的孤岛上去见银河传说之人。传说已经老去,白发苍苍,披着有些滑稽的披风,卢克不解的望着这个不速之客,直到对方伸出手递上那把光剑——卢克以为他再也不会见到的那把,静静被年轻女孩抓在手里的那把。承载了他所有年轻时的记忆,银河的希望,稀有的凯伯水晶被束缚在剑柄里,他甚至可以看到里面透出的幽幽的光。卢克伸出手将它从女孩手里接过。


蕾伊觉得这一切充满了仪式与宿命感。


 


‘啪嗒’


 


04


 


蕾伊:“——我的光剑!”


卢克:“放屁!那是我的!”


 


05


 


蕾伊严肃而认真的给卢克讲现在抵抗组织面临着怎样的危难。然而这个糟老头子始终无动于衷,就差把关我屁事四个字写在脸上。


 


然而蕾伊也不是吃素长大的,她吃土。所以她决定死缠烂打。


然而她万万没想到这个老头身手矫健,上山跳崖无所不能。蕾伊淋着暴雨看着眼前关紧的门感到十分委屈,垂着头灰溜溜的。幸好楚巴卡冲了上来替她砸开了门。


毕竟一个淑女是不能做砸门这种粗暴的动作的。


 


06


 


淑女蕾伊跳进被砸烂的门里冲孤寡老头大吼大叫,“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有超级重要的事情!”


 


卢克:“知道。”


蕾伊:“师父!”


卢克:“……等等你叫谁呢,我还没答应。”


 


07


 


卢克深吸一口气,“我发誓不会再收任何一个绝地学徒了,也不会再插手任何叛军或者帝国之间的战争——不然你以为我什么会一个人到银河尽头等死?没用的,你回去吧。”


“好的,你跟我一起回去。”


卢克盯着看上去仍旧十分狼狈的小姑娘,“你是不是缺心眼?”然后他转而问道,“你是谁?我能感受到,你身上的力量很特别,你和我此前见到的那些力敏者不同。”


蕾伊:“巧了,我也这么觉得。”


 


08


 


蕾伊从没觉得她很特别,至少在她还是个捡破烂的孤女时。但是后来她接触到了那么多事情,她甚至追着银河的传说之人来到了距离贾库那么远的地方。她的身体里寄居着一种力量,并且她知道即便是对于被赐予这份祝福或诅咒的其他人来说,那股力量也太过于强大了——所以她有时候会忍不住想她到底是谁,毕竟迪斯尼的女主都很有来头,她是不是还有别的头衔,比如沙暴降生之类的。


她想知道她的父母,知道她过去的一切到底代表什么,想知道这份赋予她的力量代表什么。她需要一个老师,蕾伊暗自握紧了拳,而卢克就是她最好的选择。


 


09


 


然后蕾伊就看见了她的另一个选择,坐在一个奇怪的机器上面。


 


10


 


蕾伊:“呔!走你!”


 


11


 


凯洛·暴脾气·伦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心念念的人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已经足够让他吓的心肝乱颤以为自己脑子被斯诺克揍的那一下给搞出了问题,更别提她见了他第一个动作竟然是提枪就干。


 


凯洛伦捂着胸口,那里有不存在的灼伤口。他连滚带爬跑出房间看着空无一人的楼道,疼痛是真实的,他意识到这可能不是幻觉,于是伸手就是一个奥义·隔空抓你脖子。


“把卢克·天行者带给我。”


 


12


 


然后凯洛伦意识到他这个行为很傻逼,像满口虫牙的孩子问他凶残的妈咪要糖吃。于是他不动声色把手放了下来,“算了,你会死的。”


 


同样心急火燎地冲出了门的蕾伊:喵喵喵?


 


13


 


再次缓过神来的时候那个少女已经消失了,连同卢克天行者一起,他知道这个被时间摧残的人也在那里。伦有些手足无措,他没想到这种情景下他们的再会。他杀了韩,她该感到憎恶的不是吗?即使你再把自己温柔的一面展现给她,想让她留下来,蕾伊眼里的你应该还停留在那个飘着雪的夜晚。


但她会回来的,伦攥紧拳头,他能从她的眼里看到深切的渴望,那渴望会引诱她走入黑暗面……每个渴望答案却又求而不得的人的归宿都是如此。


 


14


 


“坐。”卢克敲敲悬崖边的石头,向蕾伊示意让她过来,这个昨日从千年隼上带回一份决意后的老头儿比此前看着更加苍老了几分,“我来教你第一课,认识原力。”


 


卢克不得不承认蕾伊的身上有所有为师者都渴望的潜质,年轻,强大,茫然而不知所措。蕾伊是璞玉,然而已经失败过一次的他害怕将这块璞玉打磨。


 


“蕾伊,平静下来,感受原力,伸展——”


 


15


 


卢克:……她是故意的吧?这绝对是故意的吧?


 


16


 


蕾伊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悬崖边,她脑子里还想着卢克刚才怒气冲冲丢给她的评价,他说这样原始的力量他曾经在本的身上见过,但只有你的会让我感到害怕。听说凯洛伦是绝地学徒里最强大的一个,所以卢克大师这是在变着法子夸她厉害吗。蕾伊垂着头叹气。


突然又感应到了什么,蕾伊抬头,凯洛伦出现在她的面前。


 


17


 


还是裸体的。


 


18


 


蕾伊:Σ( ° △ °|||)


凯洛伦:……


蕾伊:(゚Д゚≡゚Д゚)


 


19


 


“……你能不能先套件衣服?”


“就不。”


 


20


 


“你看我的眼神还是像那天在森林里。”凯洛伦冷静的指出,他完全没有穿衣服的打算,甚至正大光明光着膀子扭过来盯着蕾伊。蕾伊用手遮着脸,但指缝张开,这个样子让他想起他从前为了解决孤独而养过的那些小动物。


 


21


 


蕾伊把遮在眼睛上的手拿下来,她敢打赌为了生存她比凯洛伦不要脸的时候多多了,我为什么不能像在森林里那样看你?蕾伊说,“你是个怪物。”


 


22


 


“是的,我是。”


 


23


 


实诚BOY凯洛伦搞的蕾伊又是哑口无言,她本来就不是个擅长和别人争吵的人,在离开贾库之前每天能说的话也就那么几句。她受尽孤独的滋味,现在又要因为原力而担惊受怕。


 


“你……你为什么要……”


“什么为什么?说出来,蕾伊。说我做了什么。”


“为什么杀了……”


 


24


 


她流泪了,凯洛伦心想,我好像总是在惹她流泪。“你本来已经想要回到贾库,继续无意义的等待,却因为我而留在星间。我是怪物,我杀了我的父亲。”


 


蕾伊流着泪继续追问,凯洛伦没有再把问题抛给她,但是她却不懂那些词句连在一起,被这个怪物说出来究竟意味着什么,他的声音压得很低,即便没有了头盔,依旧像是来自远方,“我为你将展尽辩才反对自己, 因为你所憎恶的,我绝不爱惜。”


 


25


 


“蕾伊,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你想知道真正的自己。但是只有抛弃过去才能成为真正的自己。”凯洛伦说道,“你会知道我的过去的。”


 


26


 


因为上次自己没有抵抗黑暗面的行径,蕾伊觉得卢克对自己冷淡了一些,虽然在自己潜心修行的时候老人脸上会露出慈祥的笑容,然而等蕾伊想说什么的时候,那笑容转瞬而逝。


蕾伊有些气馁。


 


27


 


“卢克大师,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够格成为你的徒弟?”


“是啊。”


 


卢克翻一个白眼,给满脸写着委屈的小姑娘丢过去一条烤熟的鱼,后者立马忘了刚才的委屈开始大口吃这闻着就很香的东西,然后没过多久表情就变得狰狞痛苦,然后她伸开手掌,对准自己的喉咙,大声咳出一块鱼骨。


……这啥?原力取鱼刺?


 


28


 


“……你是不是饿了很多年?”卢克忍不住问她。


蕾伊点点头,因为喉咙的不适呛出些生理性的眼泪,“贾库只有沙漠,我只有我自己。”


 


29


 


但蕾伊现在不相信自己是一无所有的。在成为人们口中的英雄之后,她忍不住期待自己是否肩负了来自谁的使命,力量不会平白无故降临在谁身上,她的父母也许是来自某颗行星的英雄,在兵荒马乱中牺牲或者失散,让他们的孩子孤独的留在在满是黄沙的星球上。


也许他们还活着,蕾伊忍不住为自己过于乐观的想法翘了翘嘴角。如果她能够找到自己的父母,那么她就知道她也能找到自我。


还有伦,凯洛伦,蕾伊的微笑消失了,她能感受到他们之间的链接在逐渐变强,在卢克大师的身边也有太多他曾在过的痕迹,还有越来越频繁的见面,她甚至有时候觉得凯洛伦就在她的身边,他的黑袍子裹在她的身上,他的气息笼罩在她的周身。除却韩的部分,她发现她对伦其实没有其他的恨意……甚至自上次见面后,她发现这种恨意也在慢慢变淡。


 


30


 


他说,“原力的黑暗面,是你最深切的渴望。”


 


31


 


蕾伊站在她的渴望面前,那里阴冷而潮湿,从冻如冰窖的水里爬上来的她还打着颤,但她已经顾不得觉得寒冷,快步走到了尽头,两个人影逐渐向她走来,然后重叠在一起。让我见到我渴望的,我的父母——我将不再是贾库的蕾伊,沙漠孤女——


 


32


 


蕾伊看到了她自己。


 


33


 


伦又出现在了蕾伊的面前,少女裹着毯子在燃烧的柴火面前抖得像筛糠一样。她又在哭了,伦感觉自己的心也被揪起来,为什么她总是在哭?是卢克没有喂饱她吗?这个老头儿为什么总要虐待他的学生?


 


“我去了原力的黑暗面。”蕾伊主动开口。


伦:“……surprise。”


 


蕾伊继续抽噎着说道,“我以为我能在那里找到我的父母,但是当我走近之后,那里只有我一个人。”听到这里伦皱了皱眉,他意识到了蕾伊抽泣的原因。“我从未觉得如此孤独。”


蕾伊感到从未如此刻一样需要一个老师,一个能帮助她找到自我的人,一个能告诉她如何驾驭那股在自己身体里横冲乱撞快要爆炸的力量的人。那股自然而纯粹的力量在她体内积聚,她凝视这这股力量,好像能看到力量那一边的那个怪物。


 


34


 


“你并不孤独。”


 


怪物从善如流的接上她的话,满意的看到少女没有再对她亮出獠牙,但是瞳孔略微收缩了一下,他知道这句话有效果。


蕾伊想要的东西他一直都看在眼里,他想为她找到,后者却一直不领情。


 


35


 


“你上次和我说你知道我的过去,”他移开话题,“很遗憾,卢克天行者骗了你,他不配做你的老师,他不过是一个辜负了自己学生的凡人——”


“你个不孝侄。”蕾伊抢着说到,替卢克教训他。


凯洛伦没有生气,“你以为我的转变是毫无缘由的吗?不,是他推开我,这一切是从他对一个手无寸铁的男孩、自己的徒弟和侄子举起那把光剑开始的。”


 


36


 


蕾伊:“……你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凯洛伦翻了个白眼。


 


37


 


“……骗子。”


“你知道我不会骗你的,蕾伊,永远不会。”


 


38


 


“你不会吗。”


 


39


 


蕾伊感到她的手在逐渐靠近他,温暖的,真奇怪,明明他们彼此并不在同一个空间,可她能感受到他的每一次呼吸,每一下心脏的震颤。眼眸低垂,睫毛轻轻颤动着,也许可以称他为英俊,那道长长的疤是她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自高挺的鼻翼向下。他出生时口衔荣光,师从传说,万众瞩目。时光让他不断拔高,宽厚的肩臂里是淡漠却富有侵略意味的气息。


 


40


 


本手心的温度几乎要灼烧着她。那些事物快速的在她面前闪过,她看到了什么,是未来吗,是这份意外的链接想要告诉她什么吗,如果你是——蕾伊激动了起来——如果你可以告诉我原力链接我们的理由,告诉我我不必为无法憎恨他而愧疚——


 


41


 


本·索罗同样看到了一些事物,的手腕动了动,他想握住少女的手,然后将她拉到自己的怀抱。但是这个想法仅仅是刚刚成型,他便听见了卢克天行者的怒吼声——原力爆发产生的气流将整件石屋的房顶掀起,可是蕾伊还在这里,如果她被砸到——


 


42


 


本深吸一口气。链接中断了,但他能感觉到,蕾伊没有事。


 


43


 


卢克·天行者,你个大屁眼子。本·索罗心想,为什么我每一次的不幸都是因为你在场。


 


44


 


“为什么那样看着我?蕾伊。”卢克皱眉,“你看着我好像看着一个喜欢毁人姻缘的老光棍儿。”


 


45


 


你不是吗?蕾伊差点脱口而出。又是一个雨夜,寒冷,疼痛,她又要失去一个老师了,“你是对你的徒弟狠心下杀手的人,你不是吗?是你创造了他,是吗?”


                                                                       


46


 


卢克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转身就跑。


 


但没跑几步就被蕾伊的小棍子敲翻了,他的徒弟为什么都喜欢对孤寡老人动粗?尊老爱幼不应该是传统美德吗?


 


“住手!你不是想听真相吗,我这就告诉你。”墙都不服就服你这个捡垃圾的小混账,卢克垂头丧气,还是被这个便宜徒弟揍了一顿,这小兔崽子甚至拿他爸爸的光剑威胁他。


 


47


 


“我要走了,我要把他带回来。”蕾伊非常顺手的把卢克的光剑揣进了自己兜里,整理了整理包裹,打开房门。


 


卢克气鼓鼓的撅着腮帮子,“谁?”


 


48


 


“如果我去找他,本会回来的。”蕾伊坚定地说道,“我能看到他的未来,只有一个轮廓,却很清晰。他和我站在一起,他属于光明。”蕾伊继续说到,“卢克大师,你曾经对我说过,强大的原力使用者能够看到未来。当年的你带回了达斯维达,我会变得足够强大,我相信我也会将他带回来的。”


 


卢克:……谁给你的勇气?他大舅吗?


 


49


 


蕾伊走后,卢克颤颤巍巍的看着被炸糊了的古树,里面是烧的灰都不剩的绝地典籍。尤达大师的英灵就在他的身后,笑着敲他的脑袋,仿佛他还是当年那个年轻的天行者,有勇气,不服输,匡扶正义。就像蕾伊一样。


 


50


 


“我不是她需要的那个人,可我也不知道谁该是。”卢克承认了,眼睛有些酸涩,“我似乎从来都不是一个好老师。”


“噢——天行者——年轻的天行者,没有人如此要求过,咯咯咯,做一名好老师——教会他们,足够了,你。”


“……尤达大师,你能不能调整下你的语序。”


 


51


 


直到真正跳入救生舱的那一刻,蕾伊都没有感到一丝迟疑。她想见到本。他曾经是年轻女孩儿内心痛苦的源头,却也是她在黑暗中唯一跳动的火苗。她为他的话语感到震颤,为自己不想去恨他感到羞愧。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因为原力告诉她他会转变的。这大概就是这份链接的所有意义吧。而如今她找了这个意义。我不会放手的,蕾伊想。


 


52


 


救生舱的盖子被打开的瞬间,蕾伊看到了本,裹在一成不变的黑袍子里,他依旧用那种很深沉的目光望着她,身边跟着几位暴风兵。不过他终于摘掉了那个丑陋的头盔,蕾伊庆幸地想。


本垂着头看着她,眼神有些忧郁。然后他转身走开,暴风兵走了上来,手里的铁质的手铐。


 


53


 


蕾伊:???我难道不是你的小宝贝吗?本?


 


54


 


本没有直接带着蕾伊去见最高领袖,他领着蕾伊先到了他自己的领地,“我指望着你先把天行者所在的地方告诉我,但我想没有可能。”


 


蕾伊翻翻白眼。


 


55


 


“你总是站在那一方,先前是韩索罗,然后是……莱娅奥加纳,”她还不知道我差一点将莱娅也杀死,本在她察觉不到的地方瑟缩了一下,“……卢克天行者。在他们身上你或许看见的是秋天,黄叶尽脱,或只三三两两挂在瑟缩的枯枝上索索抖颤。“本沉思着,脱下黑色的手套,轻轻附上女孩子的脖颈,“看见了这些,你的爱就会加强,因为他转瞬要辞你溘然长往。 ”


 


“在我身上你难道没有看见余烬吗,在寒灰里奄奄一息。”


 


56


 


从未受过像样教育的孤女并不太懂本那些艰难晦涩的话语代表了什么,这个时候她好像意识到了本和她与生俱来的阶级性,和她这种捡垃圾为生的女孩不一样,他是个小王子,蕾伊暗自想到,只是小王子变成了怪兽,但他会回来——是的,本会回来的。他的手触碰到了她,顺着脸颊一路向下,停在最脆弱的地方,蕾伊轻轻颤抖着,本还带着他的皮手套。万幸。


 


57


 


“我只能看到你。”蕾伊轻轻说道,她感觉本在她脖颈的指尖陡然用力,但蕾伊仍旧没有想挣脱。“和我走吧,本,趁来得及。”


 


58


 


“无聊的草包打扮得衣冠楚楚, 金冠可耻地戴在行尸的头上,处女的贞操遭受暴徒的玷辱, 壮士被当权的跛子弄成残缺。你觉得还有什么理由让我不去厌弃这一切?”


“……我听说绝地学徒不谈婚嫁,”蕾伊迟疑着问道,“所以是哪个处女的贞操让你选择黑暗面?”


本:……


 


59


 


“没有。”本摇了摇头,“我在那之前便做出了选择。”


 


60


 


他为她过去的遭遇而心痛,他看着那个孤独的在沙漠里盘腿坐着的小女孩好像能看到很多年在挂在星轨上的自己。直到现在,这个十九岁的女孩子挥着剑仿佛那样就能让她找到自己的所在之处,终有一天会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与空虚。


但对他来说并非如此。他想为此做些什么。本知道该如何定义他对蕾伊的感情,恻隐之心——那是绝地学徒,前绝地学徒生活的唯一中心,他无法正常的谈论爱,也没有人教给他何为爱,但他愿意该将其定义为无条件的爱。


 


61


 


“你知道我无法对你下杀手。”


蕾伊深吸一口气,“是。”但是下一秒她表情有些惊恐,因为本凑了过来,凑得很近——她除了很不自然的往旁边闪之外没有其他的路。


 


62


 


蕾伊:“不要以为你和我的BGM旋律一样就可以对我任意妄为。”


“我什么时候都可以对你任意妄为,”本轻哼一声,十分笃定地说道,“因为你并没有打算拒绝我。”


 


63


 


蕾伊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你如果回来我断然不会拒绝你。本,和我走吧,我看到了你的未来——就在我们触碰到彼此的瞬间——我看到你的转变,你不会再屈服于斯诺克。”


本轻哼一声,“是吗,我也看到了一些事情。你会转变的,当那一刻来临时,你会站在我的身边。蕾伊,答应我,这次事情结束了之后,不要再回到抵抗组织的那边,留下来——和我一起。”


 


“可我甚至不知道那样做的意义。”


 


64


 


本看向蕾伊,深沉褪去,黑曜石里有热烈而毫不掩饰的感情,他杀死韩——毫无疑问他是后悔的,但无可挽回;他的母亲以为他下了杀手;而卢克,师徒情谊早已灰飞烟灭。那些旧的,过去的,挡在他面前的东西已经被他砍得七零八落了。只有蕾伊——这个因为多年营养不良而孱弱,却又生的无比强大的女孩,此时、此刻正昂着头望着他的人,真真切切的存在着。


他能够触碰到她了。


 


65


 


“你是座收藏已往恩情的芳塚,满挂我死去的爱的纪念牌。他们把我的馈赠尽向你呈贡,你独自享受这些本不应属于你的爱。在你身上我瞥见他们的影子。”


 


“而你,他们的总和,尽有我的心。”


 


66


 


本的脸又放大了一倍,蕾伊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往脸上涌,她颤抖的更厉害了,但是故作镇定。本为她此时的样子感到好笑。


 


“你是打算给我一个亲吻吗,本?”


“是的,但不仅如此。”


 


67


 


“……所以你要带我去哪?”


“去见最高领袖。”


“……QvQ”


 


68


 


这绝对不是一时冲动,凯洛伦暗自想着——这个时候他已经又变回凯洛伦了,杀死最高领袖不是一时冲动,而是自从很久以前就在他心底滋生盘绕的念头。‘我能看透他的每一个念头’——凯洛伦忍不住嗤笑,这个老头儿把他看得太浅了。即使他的确在很多时候能感受到自己的不成熟。


 


69


 


不过有一点他没有料到。那个老不死的将蕾伊的脖子扼住,举到空中的时候;他眼睁睁看着蕾伊从空中跌落,然后爬起来再次摔在王座面前的时候,她就没有一瞬间有过服从的意思——凯洛伦咬牙切齿,他试过屠戮,试过击打自己的伤口来让自己运用黑暗面的力量,没有哪一种能和那时从心底升腾起的惧怕与愤怒所带来的力量相比。


 


69


 


“本?”


而蕾伊还在固执的叫他本。伦回过神来,一个顺势将她拉至身后。中间隔着被汗水湿透的衣服,但对方传来的温度却几乎要灼烧着他。她那么娇小,和自己粗犷的身形完全不同,凯洛伦眯着眼睛微微倾下腰,靴子抬起重重后踏一步,提着光剑冲了出去,灼热感消失了,但他知道蕾伊就在这里,是他的,不是靠原力链接投影在面前没有实体存在的那种,她实实在在的在他身后——


 


70


 


只在蕾伊被小龙虾伤到的时候凯洛伦分了神,结果自己也被制住。蕾伊抛过来那把曾经也属于他的光剑为他解围。凯洛伦觉得有些挂不住,好吧,他得承认这个女孩在武学上的天赋少有人及,但他并不比她差,只是每次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狼狈的那个。


 


71


 


蕾伊站在废墟中,表情凝固了,她想拖上本一起跑出这里,转身却只看到后者却一动不动地盯着王座,就在蕾伊屏住呼吸以为本就要这样离开的时候,他又转过了身,眼里是她。凯洛伦的眼里是她。


 


他穿过废墟穿过火海向她走来。


 


蕾伊又哭了。


她知道她即将失去本了。


 


72


 


“你知道你的父母,你也知道自己是谁,蕾伊,你只是不愿意承认,为什么不承认?承认那是你的过去有那么难吗?你十九岁,不该还是一个在垃圾堆里打滚央求他们回来的小孩子。”


 


73


 


承认过去有那么难吗?蕾伊心如刀绞,她知道自己是什么人,在黑暗面看到清晰起来的自己的倒影时候就知道了。如果一开始就是如此,为什么要让她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为什么要让她和传说为伍成为众人眼里的英雄?她能听到那些人的议论——她也许是某个强大的绝地武士的后裔,她身上有源自某个传奇种族的血统。她自己都快要相信了,她肩负着传奇的使命,只有这样才足够让她与本有对等的地位和资格。


可凯洛伦现在知道了,她什么都不是。


 


74


 


她的一部分被葬在贾库的乞丐沙漠。


 


75


 


“你是醉鬼为了换酒钱而卖掉的孤女,很快他们也死去,你自始自终孤身一人,没有任何意义的存在,什么都不是——”


 


76


 


她剩下的一部分在凯洛伦的面前苟延残喘。


 


77


 


“但非对我。”


 


78


 


“让过去的过去,和我一起,蕾伊。”凯洛伦伸出了手,黑色的手套上还沾了些许血迹,他的头发被汗水打湿,眼里不再是望向她那般柔情,而是贪婪的欲望,他变成了怪物。蕾伊开始抽噎,这个怪物总是想方设法让她哭泣,却又总在那之后手忙脚乱的安慰她。


 


79


 


“你是我的,而我的荣光也属于你。”


 


80


 


怪物小心翼翼的凑近了少女,将挂在她脸颊的泪水擦掉,她没法儿拒绝自己,从小生活在贫瘠沙漠里的贫穷女孩没有过任何机会明白讲他们连接在一起不仅仅是原力,而是更加令人讳莫如深的一种情感。但怪物拒绝用那个以我开头以你结尾的字来造句。


 


怪物只会让蕾伊更加孤独。


 


81


 


但怪物说,你并不孤独,我来做你的老师,你的位置在这里,属于我的身边。


 


82


 


蕾伊努力睁大被长年累月风沙摧残的眼睛,干涩,刺痛,流着她以为早就流干的泪,她想告诉眼前这个浑身裹着黑色的怪物,她曾经仰头寻找自己的所在,在苍穹中,群星间。然后有一个带她穿过了那些苍穹和群星。那个人是老师,是父亲,他教她驾驶飞船,教她如何修理那些铜铁,他带她第一次飞出了满是贫瘠与痛苦、骗子和小偷的贾库,让她知道时间与空间统一后的宇宙是怎么样的概念。


 


83


 


“求你。”


 


84


 


可是怪物杀了他。


 


85


 


凯洛伦晕过去的那段时间里,他做了个梦。这样他就曾占有蕾伊,像一个美梦。他在梦里称王,醒来只是一场空。


他现在是最高领袖了。


 


86


 


蕾伊驾驶的千年隼擦着盐地经过,溅起数道血红色的花。她眯起眼睛,那些巨型机器旁边的飞行器是第一秩序王权的象征,凯洛伦就在那里。


 


87


 


“专注攻击那个铁门,叛军就在里面,不要管其他的杂鱼。”


凯洛伦冷静的下命令,这个时候他多少有点最高领袖的样子。然后他看到那架千年隼在低空掠过,韩索罗已经死了,毫无疑问现在在里面驾驶的是他的女孩,蕾伊,蕾伊,渡鸦蕾伊。


 


88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全力把那个铁皮给我打下来!”


 


Hux:你他妈莫不是在逗我。


 


89


 


凯洛伦的情绪终于在卢克说自己不是最后一个绝地的时候爆发了,“我会彻彻底底的毁灭她——”他咬牙切齿的说到,蕾伊和千年隼钻入了这片盐地后消失了,他要追到哪里才能得到她?他感到一丝惶恐,本就不稳定的十字光剑在原力的影响下滋滋作响。


 


90


 


“本·索罗,以及我的罪证,”卢克有些疲倦的看着与自己同脉血缘的青年,“你已经被蒙蔽的太久了,我很抱歉我是那个撒上第一抷沙土的人。太深了,太久远了——我迟来的道歉已经不足以将它掘出——”


 


“是的你该。”凯洛伦丢掉他漆黑的外袍,“过去的老东西——”他摆出姿势再次后踏一步,“若你未在我面前提及她,我还可以让你死的不至于那么难看,但现在,”他冲了出去,光剑相抵的声音震得人头皮发麻,“我只后悔没有让当时埋住你的那片废墟燃起火光——”


 


89


 


他不是欧比旺,卢克阖上眼睛,他甚至也从来没有接受过完全的绝地训练,他是半途英雄,活在一个年轻、愚蠢、却有着无可比拟的勇气少年人的荣光里。然后少年人变成中年人,过誉成就了一个自视甚高,天真以为自己能做到教导新的力敏者的中年人。


 


90


 


他带不回本·索罗,也许他不该是能带回本的那一个。对不起,韩——卢克断断续续的道着歉。他错误的决定种下恶果,他情愿和着刺与泪水悉数吞下。


 


90


 


可是莱娅,莱娅,我的爱。他怎能忍心让心中至爱与他同样饱尝其中的酸楚?


 


91


 


像我现在一样,我的爱人将不免被时光的毒手所粉碎和消耗,时辰吮干她的血,细密的皱纹爬上她眼角,她韶华的清朝已经爬到暮年的巉岩的黑夜。


我的春天,我的至宝,年少时的旖旎念头。然而时辰和真相与窃贼合谋,偷走了他春天所有的至珍,凶暴的残酷利刃要把他所有的爱摧折。


 


92


 


他厉兵秣马,阻止这残暴把他爱的芳菲抹煞。


 


93


 


“你这过去的鬼魂!为何还放着不散?”凯洛伦在质问他,又像要透过他去质问谁,逆徒,卢克尽力抵住一击,事到如今你还要将蕾伊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吗。


 


94


 


只是没有时间再让他给这个不肖的后人留下多余的话。下一秒卢克也感觉不到莱娅。没有情感的共鸣时,足够远的距离将他们的联系消磨。


于是卢克张开双手,眼里已是如释重负,任凭旧徒手中的剑穿过胸口。


 


95


 


双日落下,但自此往后他将活在历史和星辰的诗里,他是其中烫金不可磨灭的一页。墨迹长在,而他也将万古长青。


 


96


 


凯洛伦跪在冰冷的洞穴里,宽厚的臂膀外又披上了厚重的黑袍,里面在不久之前还曾有另一人的温度。他感觉到那股视线了,深沉的,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蕾伊站在高处,千年隼上,看上去是刚将最后一个人拉入。


 


他的眼神可以说是凶暴,然后仅仅持续不到一秒。然后出现在那双眼里的是什么?蕾伊的心阵阵抽痛,她如何说服自己不再迷恋这个迷途太久的男人?可能是她太过自负,以为一切都能如她所料发展,他从斯诺克的手下将她救出时,以为本已经回来了,也许在某个瞬间她的确想要像上一次那样再抓住他的手,但是她没有。


可能她早已分不清哪个是本,哪个才是凯洛伦,蕾伊想,这两个名字都已经深深烙印在她的骨血里。求而不得是至痛,一度拥有再失去更是痛苦,自小她便经历了无数个离别,现在又该是另一个了吗?


 


她眼里的和他如出一辙,即使此刻凯洛伦跪在自己的面前,再次无声发出对她的渴求,她也要麻痹自己曾有的片刻温情只是那个人的幻影。


 


97


 


只是干裂的唇上的触觉如此清晰,他吮吸尽她口腔里所有空气,舔舐溢出的津液和女孩的呜咽。少女的身形在他的黑色皮手套下微微颤抖,掠过稍稍隆起的胸脯,从腰肢一路往下,在没有赘肉的腹部稍作停留便继续探下,粗糙的手套摩擦着腿根部的娇嫩。于是蕾伊抖的更厉害了,她惊慌的察觉自己身体对凯洛伦的反应如此特殊,仿佛是在邀约。


 


然而他的齿缝间溢出乌黑的毒药,深入骨髓的麻。


 


98


 


他这暴君!从没有抽过闲来衡量她的罪行对自己的打击的暴君——但他会再次找到她的。女孩从不擅长伤害别人,更不用说拒绝早已在她心里占据了原有大片空白的自己,他正是她自己,她的老师,她的爱人,她的归宿。她伤害爱人的罪行现在几近变成了一种保证,他将用这保证把蕾伊赎回。


 


99


 


凯洛伦在阴影里看着门慢慢阖上,蕾伊的幻影消失了。他眼里的女孩转过身向更深处走去,轻盈地,自由的。


 


——而蕾伊也细数那些他带给她的细密伤口,曾有的新添的,她将用血混着泪将他赎回,至死方休。


 


>>> 


 


蕾伊无法接受凯洛伦的两个原因:阶级和地位 她得知自己在渺小不过的身世后的反差感,韩对她来说很重要 但他杀了韩 虽然韩原谅了自己的儿子但蕾伊不能原谅自己想要原谅他


 


蕾伊想要靠近凯洛伦的三个原因:他时而仅仅对她一人显露的温柔,他们是同样孤独的 蕾伊需要找到自我,蕾伊需要一个老师 凯洛伦年长于她并且在某种程度上的确在教导她


 


她是我近几年最爱的女性角色,迪斯尼的所有女主角都是我的爱,包括小狮子。我其实并不太粉1-6,7和8主要是为了蕾伊,我能把蕾伊吹上天,我永远都喜欢她。


 


凯洛伦这边


他被蕾伊这个单纯而不做作的保洁小妹吸引


好吧 我还是谈一谈我对凯洛伦的理解 OOC可能


 


他出身高贵但幼年却少温情,他是绝对禁欲的绝地学徒,转变至黑暗面后他将自己的欲望用种种暴力行为发泄出来,但同时也将这些虐待和暴力加诸自身。蕾伊坚强、独立、与他平分秋色的种种特征吸引了凯洛伦,这个女孩子在某种程度上与他同样孤独。正如本文一开始所说的那样,他一开始就对蕾伊怀有特殊的感情并且知道这一点,于是想方设法要带走她。表达的方式有施虐,尽量避免肉体上的但是会在言语上不自觉的打压对方。总之就是一个言行各方面都充满复杂冲突的形象。如果打炮的话我觉得开罗是那种自己特别禁欲但会千方百计一点一点特别磨人的搞对方,直到蕾蕾被他搞哭,然后凯洛就会暴起变得特别凶残,但因为前面准备很充分所以蕾蕾不会被搞的太疼,反倒是开罗清醒后会觉得自己太过分了然后抱着蕾蕾哭唧唧……然后再来一炮(被打


 


所以你们为什么还不结婚?就拉拉小手能满足吗?为什么不打炮?


 


还有就是,在我的眼里,莱娅是卢克此生至爱。韩是他的挚友,是他妹妹心中所属,偷走他珍宝的窃贼。


 


*多处改写自莎士比亚十四行诗

评论

热度(136)

  1. 芒忙茫木叶第十八推土机 转载了此文字
  2. 二蛋砸木叶第十八推土机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这篇,我哭到融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