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蛋砸

救救emo

【Reylo】《黑焰》END

@酥皮炸鸡  这篇爆炸可爱啊快来磕

Lost temple:

原作:《Star Wars》


配对:Reylo


分级:PG


TIP:HE。有拉灯的暗示性描写。黑了一把走天家(不是)


 


01-


他像黑色的火,没有明亮的颜色和温暖的光芒,却有变本加厉的炙热。


 


Rey感到一阵无法言喻的灼热,似乎有一团火焰,从她的额头,顺着鼻梁滚落,从颈项获得加速度,继而沿着胸腹的弧度一路蜿蜒,最后停在她赤裸的脚踝。


那团火焰安静下来,倏地四处散开,化作温热的薄薄一层,包裹住她的身体。她像是在拥抱火焰,又像是走进了一团火焰中。


她伸展身体,姿态宛如一只优雅的天鹅。然而很快地,她意识到,在床、被褥之间,存在着除她以外的第三方。


Rey选择了忽视。她对仿佛无休止的拉锯战以及相互劝说感到无比疲倦,而太过舒适的环境也会让人变得懒怠,所以她决定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即使原力链接会让这一切在Kylo眼中无所遁形。


但只要不说出来,谁会知道呢?就好像他们之间这该死的链接,不管是在抵抗组织还是在第一秩序,不也都是秘密。


 


Rey醒来时,睡梦中悄然出现的热度已经悄无声息地离去。


这不是第一次,所以她没必要大惊小怪。然而这并不代表她能理解Kylo这种怪异行为背后的含义。Kylo好像比她更早地学会了摆正心态,比如,不再寄希望于通过几句话或者别的什么,就轻松将对方拉到自己的阵营。那么这样的行为几乎就是毫无意义的:他们没有交流——包括言语交流和眼神交流,一切都在昏暗蒙昧中发生,如果没有原力佐证,Rey一定会怀疑这是一个比天方夜谭更光怪陆离的梦。Kylo能从中得到什么?和一个绝地挤在一张窄小的行军床上,难道比他那宽敞华丽的王座室更舒服?


至于被占便宜的愤怒,好吧,她并没有感到被冒犯的不适,所以她觉得没必要思考这个问题。Rey表示,要她义正辞严地指责Kylo,这很容易。弑父杀师,先是为虎作伥,后是迷途难返,哪一条都是足够十恶不赦的罪名。但把他们私下的事拿出来说,她不擅长,也不习惯。


Rey并不知道,新的黑暗君主在将自己的野心伸展到宇宙更远处的同时,也在学习如何在他的女孩面前隐藏自己的野心和侵略性。他不惮于向Rey坦承自己想要征服宇宙的野心,他要走一条和维达、西斯皇帝、斯诺克都不一样的路,然而,他逐渐意识到,有一些东西,在他能够掌控它们之前,他不能就这样放任它们原原本本地流露在Rey面前。它们是那样陌生、那样危险,却充满了和原力一样迷人的瑰丽和神秘。他的眼神已经泄露了很多秘密,在Rey将它们解读完毕之前,他不想给出更多的谜题。


 


02-


第一秩序和抵抗组织之间的不死不休没有给Kylo和Rey留下太多时间。


Rey选择了和Luke相似又并不完全相同的方式。当第一秩序的军队来到抵抗组织的基地时,这里只有一个拿着光剑的年轻绝地。


“你知道的,只要我活着,你的舰队就无法越过这里。”Rey说。


原力的光明面和黑暗面必有一战,无可避免,对此Kylo和Rey都心知肚明。


“你还有机会。加入我,或者被我毁灭。”


“抱歉,这两个我都不打算选。”Rey的语气甚至带着点儿解脱般的轻松惬意。不知何时就会降临的决战,如同悬在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它将落未落时最令人胆战心惊,而当它真正落下,恐惧和忧虑会随之烟消云散。


 


这和森林里、斯诺克的王座室里的战斗都不一样。


Rey身上背负着抵抗组织的希望,而Kylo背后是他的第一秩序。所以Rey更加不解,为什么到了这种时候,Kylo那双恍若透明的眼睛还能以一种平和又温柔的眼神望着她,这眼神里甚至还带着点儿受了伤似的委屈。


天呐,他怎么还能这样看着她?他为什么要这样看着她?好像是她做错了什么,辜负了什么似的。


Kylo此时背对他的舰队,所以上至Hux、下至任何一个普通士兵,都看不见他的表情,因此他才敢肆无忌惮地看着她。而Rey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Rey举起光剑向Kylo砍去,那一瞬,Kylo的眼神终于变得符合他的身份和立场。他当然不能闲庭漫步地面对一个绝地武士,即使这个绝地武士使用原力和光剑的一部分技巧是从他这里习得。


 


被Rey的光剑抵在颈侧时,Kylo问:“为什么不继续了?”


Rey的手很稳定,可她的声音没有那么稳定。“Ben,”她听到自己这样叫他,语调有点生涩,因为她真的很久没有把这个名字叫出口了,只是放在心底,是的,而且是最深的地方,“回来吧,我……我们需要你。”


变故就在陡然间发生。Hux还在犹豫要不要违背Kylo先前的命令:【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进攻】,局面已发生逆转。


Kylo夺过光剑并且制住Rey。“Rey,在战斗中不要对你的敌人心慈手软,否则就不要投入战斗。”Kylo说。


“你会杀了我吗?”


“我为什么要杀你?”Kylo微笑,只是笑容中没有多少善意,透着令人心寒的诡异,“你和抵抗组织相互钳制,你留下是为保护他们,而我带走你,他们也会为你前来、自投罗网。”


“你利用我!”Rey愤怒地控诉。


“别这么生气。毕竟你说过,我是魔鬼。”


 


“最高领袖,您为什么……”Hux眼见几个白兵将年轻绝地押入王座室,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心底的疑惑。


“她是抵抗组织的希望,也就是银河系的希望,没有见证人就杀死她,只会让她成为传奇,在抵抗组织和全银河系面前杀了她,才能掐灭他们最后的希望。”


Hux肃然起敬:“您高瞻远瞩,属下愚钝。”被唬得一愣一愣的Hux忽略了一个问题,那也是他原本想问的问题——第一秩序有把犯人关押在王座室的先例吗?这是不是不太合体统呢?但他即使问了出来,也只会得到另一个冠冕堂皇的回答。


Kylo没有再说话,转身离开。


 


03-


Rey早已恢复意识,她说:“你骗了Hux,或者骗了我。”


Kylo:“为什么不能都是真的呢?用你引来抵抗组织,然后把你和你的那群废物朋友一网打尽……”他突然停下了自己的宣言,因为他发现Rey的脸上竟然是带着笑意的。


该死,她为什么要笑?她不害怕吗?她已经被他捉住,被他牢牢攥在手里,即使她不想摆出惊慌失措的样子向他示弱,却也不该笑得这样温柔、这样气定神闲,还似乎带着点要命的怜惜……


怜惜?


Kylo醒悟过来,Rey知道了,她并不是一无所知。Rey怎么会不知道呢?她虽然有些懵懂莽撞,却是那样的细心,还有一种天生的、野兽般的敏锐直觉。所以她不害怕他,不管是戴着面具的他还是摘下面具的他,她在他身上感受不到恐惧,因此没有畏惧。


是的,一个西斯武士的爱可以成为刺伤他的利器,但一个西斯的爱也绝不是蜜糖,而是裹着糖霜的毒药,或者,淬了毒的糖。


“原来你也会算计别人?”


“别生气,相互利用而已。”


 


没过多久,Hux来找Kylo谈本年度预算问题。财政军政本不该由一人独揽,由此可见第一秩序之人才凋敝。


Kylo离开内室,去外厅会见Hux,等他谈完事情回来,Rey好奇地问:“为什么不把我放在别的地方呢?”


Kylo的表情带着点嘲讽:“其他地方关得住一个绝地吗?”


“你也关不住我。”Rey很认真地说,“我一定会找到机会逃出去的。”


“和我待在一起让你很为难?”Kylo忽然问。


Rey立刻意识到什么,比如说,这句话就不太像是以Kylo·Ren的身份问出的,更像是Ben·Solo在问她。


“不……但是……”她难得迟疑。


“但是什么?”


“但是你为什么不能站在我这边,你心里的光明还没有完全泯灭!至少,至少你仍然能看到光!”


Kylo走近她,说话时的神情和语调都很温柔:“可我在你身上看见了完全相反的东西。你不排斥黑暗,你曾经走入黑暗中,也曾经拥抱黑暗。Rey,即使我能看见光,也不是因为我想要投身光明,我只想将那道光带到黑暗里来。”


Rey觉得他的话似乎有哪里在自相矛盾,又觉得他好像在说别的事情,可她偏偏找不到一个关键点将这一切串联起来。


 


她仰起脸看他,她的眼睛是明亮又倔强的,眼神却有一丝迷茫,她的面容年轻、干净、柔软,她这样看着他不说话的时候,就像一朵静静绽放的花。


他几乎要被他臆想中的画面蛊惑。


Kylo靠近她的时候,她仍然是那一副倔强又天真的表情。


“Rey,你可以看到的,不要视而不见,不要背叛我们之间的链接。”他的声音里带着令人信服的力量,又充满温柔的诱哄。


Rey凝视Kylo,原力在他们周身流动,形成一个特殊的力场,隔绝了外界一切喧嚣与纷扰。


原来面对面的时候,原力链接也会出现——这最后一丝杂念很快也被驱逐出脑海,Rey发现连分心去控制自己的表情都难以做到,她觉得自己已经快要落下泪来,而Kylo小心翼翼地执起她的右手——用来握光剑的那只手,将之贴在自己胸口。


另一个人心脏的震动透过肌肉和骨骼,传递给Rey,于是这轻微的震动,也像是天崩地裂般令人心旌动摇。


“Come inside me. You can do it. And I know you can.”


“No……”Rey摇头,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她记得上次她走进这个地方发生了什么,她中断绝地训练、罔顾卢克的劝告,满怀盲目的自信前往第一秩序的巡洋舰。


如果再走进去一次,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Try it again, please.”


Kylo直视她的双眼,重复道:“Rey, please.”


 


04-


Kylo·Ren靠他强大的黑暗面原力和铁腕手段统治第一秩序、征服银河系,而他那双和他本人半点不相称的清澈双眼,是专门用来对付自己的——Rey对此深信不疑。


Force bond没有给她拒绝他的机会。她被推搡着、拉扯着走进那个地方,然后看到了很多很多超出她预料的东西。


于是她哭得很难看,thoroughly lose temper,简直像个小孩子一样。


在她哭累之前,有一个人给她提供了温暖的拥抱。


必须得说,其实这不是个提供拥抱的好时机。富有经验的家长不会在此时给小孩提供安慰,因为这并不能让他们停止哭泣,他们只会因找到依靠而加倍委屈,哭泣的时间也会加倍延长,而家长还需要贡献自己的衣服作为代价。


Rey感到自己已经快要干涸的眼眶再度湿润,她像个小孩子一样,出于委屈,或者难为情,或者其他什么原因,整个人都蜷缩在对方怀里,静静地把眼泪流完。


“这太过分了……”她吸着鼻子说。


“你为别人哭过吗?”


Rey的思维停滞了一秒,她说话的时候还带着鼻音,并夹杂抽噎声,同时也带着愤怒:“你怎么还能问出这种问题?”


“我会嫉妒,如果真的有,我会杀了那个人,这很奇怪吗?”


Rey心想,这简直是鸡同鸭讲,他们的思维该死的根本不在同一个频道上!她又想,是的是的,这不奇怪,毕竟你是个西斯,不是绝地,所以你顶着那些令人闻风丧胆的头衔,做怎样幼稚的事、说怎样幼稚的话,都变得有理有据、理所当然了起来。


她哭得通红的眼睛被一只温暖而干燥的手掌覆盖,然后呼吸声靠近,一个吻落在她的脸颊上。


Rey脸上还有未干的泪水,但Kylo从这淡淡的苦涩中尝出了一些甜。


 


Rey发誓她绝对没有想到她会在Kylo的王座室里看见Luke……的英灵。


“Luke!你怎么会来这儿?”


Luke说:“我已经回归原力,和原力一样,无处不在。”


“刚才发生了一些事……”


“嗯?你们终于……?”


“不是!我们没有!”Rey慌忙否认,“等等,你为什么不反对?”


“你会听我的吗?事实已经证明,不会。Ben那小子更加不会听我的,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反对。”


“可他始终不愿意回到光明面,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到底在想什么?!天呐,你现在还在指望他会弃暗投明,带着整个第一秩序加入共和国?不,这不是我们家的人能干出来的事情,我们家的优良传统是一条道走到黑,我爸是个太多意外构成的巨大意外。”


Rey:世界上为什么有人会这样吐槽自己的亲爹……


“Rey,你认为原力的平衡是什么?”


“光明和黑暗势均力敌?可是现在明明……”


“光明不会泯灭,黑暗也不会消退。更重要的是,光明与黑暗原本就是一体两面,一边相互蚕食,一边又相互依存。可以说,光明背后的阴影滋生了黑暗,两者不可分割。”


“就像我和Ben……?所以原力才会将我们链接在一起,而不是像Snoke那个怪物说的,这一切只是他用来诱骗我、控制Ben的手段。”


Rey说完才发现Luke消失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好像是她做了一场梦。


原力的平衡……还有她和Ben之间越来越不容忽视的链接和强烈的反应……


Rey觉得自己更茫然了,那么,她应该听从自己的内心吗?


 


05-


“我现在不太想看见你。”Rey没好气地说。她心想:Force bond出现得未免太频繁了一点,简直哪壶不开提哪壶。


“为什么?我以为我们已经达成一致。”Kylo在她面前一如既往的平静温和。


Rey:不想和这一家子说话,唉,心好累。


“你刚才错过了一个逃跑的绝佳机会,过去的五分钟里,我不在巡洋舰上。”


“该死的Lu……不,没什么。”Rey发誓她下次见到Luke一定要揍他,不管揍不揍得到。Luke一定是故意在那个时候出现的!他倒是避开了Kylo,可他难道不知道这样会害她错失良机?


Kylo听到这句话竟然笑了。他在行走,大概遇见什么人,于是笑容很快消失,随后链接就被切断。


Rey下定决心,一定不能再犹豫了,必须要在她的朋友们找到她之前自己逃出去。


 


十分钟以后,刚才出现在原力链接里的那个人站在她面前,让她出来吃饭。


对Rey来说,坐在长桌两端和别人共进晚餐是一件很新鲜的事情,Kylo在Leia那里学习过完整的宫廷礼仪,而Rey则无拘无束。但Kylo并不想让Rey改变什么,他觉得Rey享受食物的表情很有趣,比食物本身有趣得多。


“为什么要看着我?”Kylo很快发现,并不仅仅只有他在看着Rey,Rey也在看着他,或者说,更像是在模仿他的动作。


Rey笑出声:“抱歉,抱歉,我只是觉得你那样吃东西很有意思,可我好像学不会,我刚才的样子是不是蠢透了?”


Kylo伸手,用原力将Rey的椅子移动到自己身边。


“不蠢。你真的要学?”


“不了不了,我只想好好吃东西。”Rey说,“你们可真有钱,万恶的剥削者。”


Kylo本想说,如果你当时就答应我,这所有一切享受你都唾手可得。但他不愿打破自己与Rey之间难得的和谐,所以他只是说:“多吃点,从你的角度出发,也算为民除害。”


 


几个小时后,他们面临一个迫在眉睫的麻烦——王座室里只有一张床。


Kylo原本打算坐在地上靠冥想度过这个晚上,他当然不会去别的地方,否则天知道Rey会想出什么稀奇古怪的逃跑方法。他们曾经通过原力链接“同床共枕”,可那并不一样。至少现在,Kylo没有勇气走过去。


Rey已经把头发散了下来,她坐在床沿,拍了拍自身旁边的位置:“Ben,你不需要这样。”Rey比了个很夸张的手势:“这张床睡三个人都够了,你真的不需要这样。”


但Rey没有想到的是,作为一个独来独往惯了的人,要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习惯另一个人睡在自己身边,是一件难度不小的事。


“睡不着?”Kylo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Rey在回答还是不回答之间犹豫了很久,于是错过了最佳时机。


身后响起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一条手臂搭在了她的腰上,继而整个人都被拥进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那种怪异又令人安心的感觉再次出现,像是被保护着,像被一团火焰簇拥着。


Rey终于不打算再装下去了,她翻了个身,然后刚好对上Kylo的眼睛。这让她想起阿克托岛上那一夜,跃动的火光中,这个终年将自己藏在黑衣和面具下的男人,有一双清澈干净到不可思议的眼睛,她向他伸出手,于是他们跨越无尽的时空,触碰到对方的手,宛如两粒尘埃在诸多虚妄中寻觅到唯一的真实——即为彼此。


 


06-


Kylo靠近时,Rey没有躲开,但她拒绝再次被蒙住双眼。


Rey抓住Kylo的手,仰头吻上他的唇。


好了,我抓住他了,所以从现在开始他是我的了,不管未来发生什么。


年轻的拾荒者这样想。


但这次的战利品不太一般,幸好王座室的床足够宽大,能让他们将它当作战场来争夺控制权。


没人教过Rey,可她有本能,她像一只横冲直撞的小兽,一面恣意美丽,一面凶狠蛮横。她累了也会安静下来靠在Kylo肩头,像树獭攀附在她的树上。


黑色的火焰贴着她的肌肤,一路燃烧,直到长夜尽头。


 


今天Kylo出现的时候,Hux的表情很古怪。因为他们的最高领袖竟然在脖子上贴了块胶布。天呐,这个绝地就这么顽强吗?昨夜战况竟如此激烈?最高领袖为什么不召唤武士团呢?这难道是西斯和绝地之间什么不成文的单打独斗条约?


Kylo也有一丝淡淡的尴尬。他知道Hux的脑补已经快要突破天际了,不过他没办法解释,最起码Hux不敢脑补到事情真相那个方向去……吧?


 


Kylo回到王座室的时候吃了个闭门羹。


“Stay away from me!!!”Rey的声音还有点哑,听起来软软的,却很气急败坏,“我们需要谈正事。”


Kylo站在门外:“为什么要这样说话?”


“因为这样我们都不会受到干扰,还有该死的原力,我们离得这么近,就不要再突然把我们链接到一起了。”


Kylo在墙壁上摸索一阵,按下某个隐藏的开关,紧闭的门便在他面前缓缓打开……天知道Rey在千年隼上的那一次,他也多希望能有这样一个开关,或者干脆让他用原力把那扇门轰开。


Rey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她瞪着Kylo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正事?你的正事不外乎就是那群废……好吧,抵抗组织。”


“不是他们。”Rey说,“我现在并不担心他们,我只想知道你究竟在想什么。那天你撒谎了,你根本不在乎抵抗组织会不会来找我,也没想过伤害我。所以,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计划了吗?”


“Rey,在这之前我需要问你一个问题,你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Rey毫不犹豫地回答,这个问题即使是在他们最剑拔弩张的时候,她也会这样回答,没人比她更应该信任他了。


“我不会跟你去你那边,我也不会离开第一秩序。但是,Rey,我不是西斯、不是斯诺克,我也不是第二个达斯·维达,为什么要将前人的暴政和恶果全部投射在我身上?我说过,我想和你在银河系建立起新的秩序和规则,你大概没有好好想过我的话。”


“等等,我有点不明白……”


“嫁给我。”


Rey:“这和你刚才说的有什么关系吗?Ben,说正事的时候能不能认真一点!”


“你是新一代绝地武士,足以代表光明面,而我是第一秩序的最高领袖,但我们没必要走上一代那条你死我活的老路。如果我们能够握手言和,也算是达成了原力的平衡。也许这就是原力链接你我的目的。嫁给我,然后你可以按你的想法改变我、改变第一秩序,这样完全可以‘拯救’银河系,你觉得怎么样?”Kylo紧张地补充一句,“Rey,这样说算认真吗?”


“你准备拿抵抗组织怎么办?”


“中央星系不欢迎他们,但只要他们在随便哪个荒凉星球安安分分,我想我应该不会闲到去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


Rey简直想为他拍案叫绝。等一下,好像有哪里不对……她好像不久之前刚刚在某个人口中听到过类似的话……


是Luke Skywalker! 虽然他们说的话并不完全一样,但中心思想是差不多的。


Rey隐约觉得自己可能被原力还有跟原力难解难分的这一家子联手坑了,可她实在找不到不答应的理由,光荣革命总比流血的革命好,没有比这更好的方式了。


但Rey觉得,她还是拖几天再答应吧,先出了这口被蒙在鼓里的恶气再说。


Kylo还在等待她的答复,并不知道自己即将被捉弄……


 


后记-


不经常写BG,也很久没写欧美同人了,有点手生,还请多多包涵(土下座)


其实原本没想写这么甜的HE,我觉得两人之间相互吸引相互拉扯又绝不相互妥协的关系相当有戏剧张力,但是我二刷之后突然想到了这样一种HE的可能性……还能勉强自圆其说……于是就把最初想的结局推翻了,写了这样一个童话故事结局——王子迎娶骑士,皆大欢喜。


不知道这篇里面的开罗人和蕾蕾会不会显得恋爱脑,岂可修,我一边害怕OOC一边又想甜甜甜,真是太矛盾了!!!


同好们欢迎来聊天呀~(挥手绢)在lof和微博都无比寂寞的我5555555


感谢阅读,下篇再见^^



评论

热度(117)